深圳妈妈将2岁娃独留家中回家后看到视频痛哭后悔!
发布日期:2021-12-02 15:44   来源:未知   阅读:

  泉州顺济新桥加装线条灯 安吉路投光灯亮起来,7月6日临近8点,王熙在楼下遛弯,当走到一个斜坡时,老朋友隔着围栏跟他唠了几句,转身要走时猛一抬头看到隔壁二楼窗台一个小孩大半边身子露在防盗网外拼命蹬,他马上朝那间屋子大喊,但没人应。

  朋友告诉他孩子所在房号,王熙便尝试拨通门禁电话但无人回话。王熙冲上二楼,到孩子所在的屋门外拍,也没人应,他断定孩子是独自在家。

  正当他要回到楼下时,楼梯中间的一个近一米直径大小圆形通风口吸引他的注意,这正好可以通往外面的门口平台,或许可以够得到小孩。

  孩子除了头部和一个胳膊卡在防盗网内,身体其余部分都已经掉在外面。孩子一开始还不断蹬腿试图要从防盗网爬出来。但当他到达平台时,小孩已经不怎么动弹了,身子渐渐地往下坠了。

  王熙紧贴着墙面,一脚踩着门楼平台边沿,一脚探出去踩在楼下窗户的防盗网上沿。

  身高180的他踮起脚尖正好能托起小孩的身子。就在王熙碰触到小孩身体的时候,他发现小孩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小孩已经小便失禁。由于手上被打湿,托举的左手很难使上劲,他担心小孩随时可能从上面坠下。

  小女孩被王熙托起后,慢慢地缓了过来,身体不再瘫软了,脸色也逐渐从青紫变得绯红了。

  于是,他一边低声安慰着小女孩,一边将脚垫得更高,左手抓住了娃娃的屁股将身体转到能进防盗网栅栏的位置,紧接着,他一个暗劲将女童推了上去。楼下的邻居用手机记录了整个营救过程。

  小女孩被救后依然呆坐在窗台上,眼神像往常等待父母回家一样往外张望,却有点不知所措,而此时因为孩子的家人尚未回家,王熙盯着孩子,没敢从门楼平台离开。

  直到孩子从窗台进入房内,王熙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在确定孩子的家长马上就到后,他从门楼下来,默默离开现场。

  事后,南都记者和好心人王熙来到了事发地,正好孩子的爸爸已经回来,他匆忙从楼下冲下来,使劲地握着王熙的手,连连感谢。

  随后我们来到其家中,小女娃正在妈妈的陪伴玩着玩具,开心地围着大厅跑,丝毫未受上午的影响。父母告诉记者,小女孩的小名叫米米,今年2岁。

  记者观察,米米的家不大,出事的窗台位于进门的大厅左侧,而下面正好摆着两张半高的茶几。

  据李妈妈反映,为了方便孩子上学,半年前搬到该小区,距离学校不足一百米。平时她送大女儿上学时由爸爸照顾米米,但今天爸爸有事出门较早,她送大女儿上学时,米米还在睡觉。“想着学校不远,来回也就十来分钟,就带着大女儿出了门。”

  “完全没想到会发生了这么危险的事,”李女士说。刚过8点,李女士送女儿到学校后返回路上接到爸爸电话,说孩子出事了,赶紧回去。

  当李女士赶到楼下时,只看到楼下有一些邻居在围观,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她上楼打开反锁的铁门,就在这时米米从屋里头开了木门,“妈妈你出去买菜也不告诉我,”听到女儿细声地质问,她还不以为然地说“不是买菜,是送姐姐上学”。

  不久后,一位相熟的朋友发来一段关于女儿被救经过的视频,看完视频后,她转身抱着米米放声大哭,“现在还在后怕,不忍再看那些视频,”她说。

  记者采访中途,米米再次爬上茶几趴到窗前往外张望,在场的几个大人大声制止她,米米回头笑了笑,从茶几下来。

  晌午太阳下,汗水已经渗透了王熙的上衣,面对记者他耐心地描述着事情的经过,情绪依然激动。

  王熙,东北黑龙江人,1976年生。一家人在德兴花园住了15年,小孩同李女士女儿一样入读旁边的德兴小学,目前,自己在平湖经营着自己的公司。

  王熙告诉记者,他平时热衷公益事业,近些年比如地震、洪灾需要捐款的几乎“没落下过一次”。他说,他接触公益是从做学生家长志愿者开始的,后来成为了深圳市志愿者(义工)团队的一员。他说,只要有时间都会积极投身公益事业,为社会尽自己一点绵薄之力。

  这次救邻居家的小娃,事后他的腿发抖了好半天。不过他觉得,这没有多伟大,相信不论谁碰倒了都会上前伸出援手,“没什么,应该的”,他一再说。